图文展示-副本2
副标题
ABUIABACGAAg7vGi9gUoo_vkjAYwsQk4hQc


时间:202011811:24

地点:武昌火车站


118号我从武昌火车站坐火车回老家过年,那时候差不多是春运高峰期,人们都自顾着等侯列车,候车厅拥挤嘈杂,从人群中瞥见一位在念佛经的阿姨,便顺手拍了几张,那天坐同一辆列车的,有一位个子不高戴了帽子和口罩的女孩,虽然看不清她的模样但是感觉她很漂亮,我注意了她很久,她在鄂州站下了火车,后来疫情爆发,我在家自我隔离,每天上网翻查同行车厢是否有确诊患者的信息时,都会想起她戴的那个黑色的口罩。


图文展示-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7-Gi9gUo3YTCzAEwsgk4hQc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7-Gi9gUops-ozQEwxAo4hQc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7-Gi9gUo5IuZ3wQwrwk4hQc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7-Gi9gUomoGT_gEwjwo4hQc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副本1-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8fGi9gUojJD7rAMw1gQ4hQc


时间:2020.1.19-2020.4.8

地点:湖北老家(湖北省大冶市花市村)


2005年上高中后就很少呆在老家和陪伴父母,这次疫情使自己和父母在老家呆了近3个月,疫情期间我自己经常独自去山林里散步,会想起武汉的工作室和朋友,会想起从前去过的很多地方,也会想起童年时在山野玩耍的景象,看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植物和风景,百感交集。母亲每天起得很早,操持家务,她是佛教信徒,疫情期间常常在家中念佛祈愿,因为有斋戒,我和父亲一起陪她吃过三天素食,父亲终日闲不下来,一开始天天上山砍柴劈树,后来翻地,等家里再也没地方堆放柴火、屋后那块荒了好多年的地也被翻过一遍,也已经快要到清明了,有一天我跟他去后山,他领着我指着山中的几块石头和不远处几棵一抱来粗的树对我说,这几棵枫树是我年轻时候种下的,以石头和枫树为界,一直上去,是我们家的,你自己要记得。还有一天他和村里几位长辈(也是他儿时伙伴)说要去后山里找一个他儿时去过的山洞,一定要拉着我去,那天阴雨,道路湿滑,一行五人找到洞口,洞口垂直向下十二三米,然后才是倾斜向内蜿蜒的地面,父亲说他小时候顺着藤蔓就下去了,而那天他向洞口望几眼,笑了笑然后决定留在洞口等我们,我和两位稍年轻的长辈顺着一根绳索溜了下去,借着手电筒和树枝做的手杖走到了尽头,洞有六七百米深,里头怪石嶙峋变化多端,我带了相机,尽力去寻找许多父亲之前根据他儿时记忆描述的那些景象,在离开的时候,他说在等待我们的时候看见一只漂亮的蓝色的鸟从洞里飞了出来。



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CGAAg8fGi9gUomP-sHzCxCTiFBw


时间:2020.3.17   18:36   

地点:湖北老家(湖北省大冶市花市村)


413号回武汉近一个月,几乎独自相处在工作室,每天晚饭后会去小区旁一条还没畅通的马路上散步,天气好时会看见傍晚太阳下山天空美丽的景象,回来翻翻照片,发现在很多地方都拍过类似的照片,我想了想,也许人无论身在何方,都会有过对此时景象着迷的经验,大概是因为大多数人终日都在疲于现实奔波、自顾眼前的工作生活,当人驻足望向天空瞬时间的那片云彩,目光也随它剥离了此地,它提醒人的生命和感受,我想这是共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