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CGAAgnI3I9gUo-4mz9wMw1xs49CQ


2020.01.24 钟祥

《烧野草》


大年三十,和扎力一起给岳祖父岳祖母上坟,学野孩子点了野火烧了野草,浓烟和云层交叠,恍如身置妙境仙山,想到朋友圈爆料所形容的医院犹如人间地狱,有点矫情地难受。


图文展示-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lI3I9gUoqMGm7AIw1xs49CQ


2020.01.24 钟祥

《坠落》


大年初一,还是有不少家放了烟花,星烟乱坠,是世俗的美丽。如此良辰美景,可我脑海里总会浮现一句话“ 年少时我们总想象飞行,最后,原来大家终于都留在了地上”。过完年我就三十岁了,害怕自己日后会成为留在地上中的一个。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lY3I9gUorPH6yAIw1xs49CQ


2020.02.02 钟祥

《真·大白菜!》


扎力说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大白菜,一会儿便从岳母大人的菜园子里随手抱回一颗,我见了惊呼,“爱鸭马鸭真的好大!”扎力笑我乡下人的没见过世面,可一想又不对,毕竟这白菜一般都长在乡下,照这逻辑应该笑我城里人没见过世面,可我又确实来自海南文昌的乡下小镇啊,我的脑子经过一番镜面粒子博朗漫反射后,有点懵,不知道自己是乡下孩子的还是城里孩子了。这个问题直到晚上我才想明白——好吧,原来我是想家了。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lI3I9gUo1amH4Acw0Bc40Bc


2020.03.28 武汉

《我是一颗小卤蛋~


想头光而多年未遂,乃因儿时习惯一边侧睡致右脑勺凹陷,秃瓢形象恐有碍观瞻,故每每提及,亲朋好友皆愤起而阻之,并赞吾为保存大中华形象之牺牲精神可歌可泣乃圣人矣,俺这人爱慕虚荣,脸皮子又薄,受不得这些,只好承些个不顶吃穿的美称,将光头行动搁浅了。这会儿倒好,回到武汉趁着这段时间不能出门不用见人,十匹草泥马都拉不住俺,想起这茬当天,俺就趁着月黑风高就把三千烦恼丝结果了,也算苦中作乐了。事成之后视频给亲友们看,妈的一个个花枝乱颤,杠铃般的笑声足足绕梁三日,事后还叮嘱俺要在好好呆在家里,莫要出去风浪,恐引社会动荡。丑,是丑了亿点点,可俺觉着撸起来手感甚佳——那手感,那快落,那舒爽,简直可以类比在超市把手缓缓插进米缸。若非这头撸多了发根会痛,俺肯定可以撸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毕竟这样的快落谁会不想一直拥有呢。一直到现在,俺仍会时不时地撸两下我那半寸长茂密的秀发,伤怀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