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CGAAgtpDI9gUo0PfOGjC4CDigCw


年三十这天,风雨交加,阴冷晦暗,吃过团年饭,一家围坐厨房火炉,下午弟弟和yyy去上坟,伞被吹翻,这张照片是我弟拍的,他们回来时身上都是泥巴。天快黑的时候我爸接到表哥电话,惊闻姑父去世,没有任何预兆。爸爸出门我提醒他戴口罩,待他走远我回头见他上车前默默地把口罩拿出来戴上了…联欢晚会歌舞生平,朋友圈全部都是前线告急物资告人员匮乏,医生在哭,病人在路上求医无门。无心看春晚,一直在手机上刷新闻看动态,整个氛围太慌乱,顾不上悲伤也无从愤怒。


图文展示-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tpDI9gUorLrqhgEw1xs49CQ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大概不会全民前所未有的如此关心粮食和蔬菜,有时候几乎整天都在厨房坐着,反正七口人被圈在家里,做出来总是有人吃的。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upDI9gUonN_-5gUw0Bc4wB8


317号,超级月亮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和yyy在田埂上散步,发现星空特别美,星星一闪一闪,天空深邃迷人,yyy说高中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么密集的星空了。于是他跑到楼上把已经准备睡的侄女硬是连哄带骗地拉起来,俩人一人搬了个凳子去大门口很正式的坐下来看星空找北斗七星,黑黢黢看了好久。


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CGAAgtZDI9gUolpC6zAMw0Bc40Bc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tZDI9gUooIix1gUwlgY4-go


后院的鸡,每天早晚都齐刷刷地在圈门口望着,等着投食,吃饱喝足就在圈里来来回回玩耍,偶尔跑出来几只,呵斥几声都会乖乖钻回圈里。但是有一只蛮不合群,喜欢单独耍,总是和集体保持距离,几根毛也稀稀拉拉看起不够健美,于是这只鸡总是被念叨着过完年第一个就吃它。那些天关在家里晒太阳,最大的乐趣就是观察这只鸡,看它怎么玩怎么吃,给它拍照拍视频,侄女说她最不喜欢这只鸡,因为太不听话,我说我最喜欢这只鸡,因为它看起来跟别的鸡不一样。后来在快要返回武汉的前夕这只鸡已经羽翼渐丰健康许多,可能是特立独行惯了不是很怕人,在我妈要给我们加餐的时候这只鸡非要主动凑上去,我妈无奈之下成全了它。


图文展示-副本1-副本1-副本1-副本1-副本1
副标题
ABUIABACGAAgtpDI9gUo_anTpwIw1xs49CQ


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疫情期间占据了一半的照片居然不是各种新闻截屏以及食物,而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弟弟,只是长大后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因为我结婚他跟单位请假提前回家准备在家多呆一段时间,没想到紧接着就是疫情,我们前后朝夕相处了有一百多天。蛮讲究的他,特意搞了个锡纸烫,后来长到一半剪也不是留也不是还只能扎起一部分,又没地儿做头发。只要丑的看不下去我就拍,没想到太多了,每一张都很丑,每一张都能笑出眼泪,好在他本人也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