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CGAAgi8nP_AUoh66N7AIwwB840Bc

春节在每个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无疑是最重的。对汉正街长大的我来说,是一个超长的放松假期是喧嚣了一年难得的十几天宁静

那几天,听到各方面渠道的消息,渐渐意识到“不明肺炎”的严重性1月21号这天,与几个难得见面的朋友连续两天在这一家宵夜,周围的人群中几乎没有戴口罩的,到第二天去的时候,我把口罩分给他们,并说服他们带上,然后打包在门口远离人群的地方才吃。现在回想,还是十分后怕的。

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EGAAg2LnJ_AUou8S7iAEwjQg4jAY

外婆喜欢的花不多,水仙是其中之一,水仙香也是我记忆中春节道的其中之一。她总说如果水仙正好在大年三十这一天开,新的一年就会好运。当然,水仙的开花时间是可以通过温度来控制的,所以我每年都照这样的方法去哄她开心,这也是春节对于我的意义之一

但是今天,武汉封城了,距离大年三十还有一天。


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CGAAg2bnJ_AUohN6IwAUw0Bc4wB8

父母永远都能给我最大的安全感。疫情期间,物资是最匮乏的,想要吃好点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父亲在工作和病毒之间,毅然选择了工作,每天下班回来都可以带一些新鲜菜,特别是他能搞到新鲜的豆制品,这让他成为了小区里的焦点;母亲永远都是忙碌的,家里有冰箱、冰柜,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可以塞得满满的,并且她总能在已经爆满的情况下再塞进一点东西。所以在封城一个月后,我的早餐还能吃上热干面、豆皮、烧麦.....

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EGAAghsnP_AUomIzFpQQwjgg48AU

封城已经两个多月,我总是刻意的去回避“疫情”这个话题,但身在这场风暴的正中心,谁又能一尘不染呢?总听说疫情得到控制,也总在听说情况越来越严重,到底是朝哪个方向发展,好像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在家的这两个多月里,我可以做一些平时喜欢做或者懒得做的一些事情,比如两年前都要修剪的腊梅,现在终于可以下手了,我学着别人的样子剪得只剩两根主杆,之后心里忐忑了很久,这天突然发现长出了好多新芽,于是我心里也有了答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图文展示
副标题
ABUIABAEGAAg2LnJ_AUoqcKAsgEwngQ4iQY

当怀念的那个年代相机并不发达的时候,只能向回忆和梦里寻找。

我人生的第一个十年是在这里度过的,也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想起在这里的时光,特别是家里的那栋三层小楼房。但回忆和梦境始终是模糊的,我总是努力回忆这里每一层的布局、颜色、感觉,甚至几次在梦中举起手机想拍下它的样子。

在疫情期间,有了大把的时间,在偶然清理杂物的时候,突然找到了很多关于那栋房子的资料,从它的设计建造、一直到最后的拆迁,回忆中缺失的部分瞬间被填满也仿佛在时空中打通了一条隧道,将此时与那时的我连接了起来。